高考语文作文节选题目

2019年05月20日 11:17

字号 :T|T

    译文:不积累善行达不到成名,不积累恶行达不到灭身。

    如果一滴水代表一个祝福,我送你一个东海;如果一颗星代表一份幸福,我送你一条银河;如果一棵树代表一份思念,我送你一片森林。新年快乐!

    浙江省有4门科目考生可以考两次,高二就有两次选考机会,结果导致有部分高中在高一时,同时进行8门选考科目的学习。这样做的意图很明白,就是争取让学生高二完成3门选考考试,之后就只学语数外。

    当你硬实力凑不上来的时候,要懂得服软。

    (二)

    《读书乐,乐读书》《活读书,书读活》这两例运用顶真兼回环辞格,风趣地展示读书之趣、读书之乐和读书之法。

    12、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史记》)

    12.此地疑仙,蓬莱、瀛洲、方丈;不知有汉,美人、名马、英雄。(写项羽)

    把“的”字删去。“30-40%”是“超过”的补语,因此不能用“的”。

    14、人生重要的不是你站在什么地方,而是朝什么方向走。

    小艾:哪呀,我在想考试的策略!

    (2)注意及时复习前面学过的内容。

    19、认识你自己

    《我的兄弟》第一段第一句就直接进入回忆:“我是不喜欢放风筝的。”而在《风筝》里,第三段才有类似的叙述:“但我是向来不爱放风筝的。”也就是说,《风筝》在进入故事的叙述之前,还有两段描写,而且我们注意到,写的是作者写文章时的外在景物和内在的“惊异和悲哀”的心情。《我的兄弟》在文章结尾写到请求兄弟原谅就煞住了,而《风筝》又多出一段:回到开头所写的自己的心情上,还是“带着无可把握的悲哀”。如果说,《我的兄弟》是一篇单纯的客观叙述,那么《风筝》却外加了一个“套子”,将全篇的回忆笼罩在“我”回忆时的主观心境里,以“悲哀”始,又以“悲哀”终。这样一个“回忆的套子”的精心设置,是《风筝》一文的最大特点,作者的写作旨意正蕴涵其中。这是我们读懂这篇文章的关键,是应该紧紧把握住的。

    2、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

    (二)“我”和“兄弟”的冲突:《我的兄弟》三、四、五段,《风筝》第四段。

    【拟题训练】

    书,它更像一扇门,透过这个门,你可以看到别人每天都想了些什么,他们如何总结这个世界,又如何想象另一个世界。

    论语: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有别乎?不要以为扔两个钱,就叫孝顺。

    我看见妈上班回来,说着:“好累啊,还要做饭。”刚刚才喊累躺在沙发上的爸立马鲤鱼打挺般跳起来,说:“我去做!”妈面带着笑意随爸进了厨房,一会儿便听到妈温柔的呵斥:“你出去,你出去,在这里帮倒忙。”

    所谓乐极生悲,爬得越高摔得越惨,没有问题所造成的问题,比曾经存在过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来得严重。我们希望听到的是“我们还存在不足,我们会改进。”而不是“我们没有问题,请放心。”俗语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这个道理我们宁愿不懂。虚伪的完美令我们胆寒,有瑕疵的东西我们反而能接受。

    即刻起,为父母,为自己,为希冀,不放弃!

    叶圣陶对教育部的领导说:“我们教育部曾经说过,不要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又曾经说过:“某些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做法必须停止,看来收效都不大,我们教育部能不能再说说话呢?能不能采取比说话更为有效的措施呢?我想,对中学生这样恳切的呼声,谁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报刊文摘》2010年5月28日,下同)

    用罢早餐,康熙帝来到粥店前的柳池边,环顾着街上往来的行人和进出粥店的客人,见店家陪在身边,问道:“店家,你这粥店地处闹市,生意兴隆呀!”店家刚要开口回话,一位随从用手指划着周围,先言道:“店家,你就再来几句‘一’字诗吧!”店家笑着说:“那我再次献丑了。”随即吟道:

    小伍:什么破题啊?

    而且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观察、观感、联想、分析,因此,不同的作者会给这些场景以不同的意义。如孙绍振先生在其鉴赏文章里所介绍的,马克?吐温的《辛劳的蚂蚁》一文,就从蚂蚁“没有目的,没有成效,但是坚持搬运不止”的行动里,既看到了“愚蠢”,因而感到“可笑,可悲,可怜”,又看到了“执着”“顽强”与“天真”,因而感到“可叹,可爱,可欣赏”。马克?吐温也写到了“两只蚂蚁的厮打”,也用了“跳-踢-揪-拉-扯-推”这一连串的动词,但据孙绍振先生分析,“这显然是超越了蚂蚁,而对某些傻里傻气的人的调侃了”。(参看《孙绍振如是解读作品》一书)

    译文:见善就向他学习,有过就改。

    调动看得见,活动看不见;会场看得见,会风看不见;

    8、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已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

    在后来的高考状元中,普通家庭的孩子已经不会成为状元,连坐在台上感受我们这些无知少年的恶意的机会都没有了。

    三十多年前国家提出,我们教育发展的基本矛盾是人民群众对教育资源的巨大需求与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矛盾;十五年前转化为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巨大需求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矛盾。用十九大报告中分析社会主要矛盾的思想方法,来研究当今教育的基本矛盾,我们会发现,十五年前的判断在当今江苏教育的实际中,可以进一步具体化:教育供给的单一、粗放及教育运行的内向,与人民群众教育需求的多样、个性及社会对教育参与不充分之间的矛盾。这样的具体化,或许可以为我们思考教育改革,打开一扇新的窗户。

    55、我总是不懂你的表情,就连你在微笑,我都会感到很忧伤。

    一次小小的分歧,一次考试的失利都很容易造成他们过激的反应。

    15、读书,是教师的一种生活

    一,似懂非懂。

    (摘自《现代人报》)

    在课堂教学中,所有儿童也包括教师在内,从根本上说属于“同他者分享”的存在。重视协同精神、同学习伙伴一道求得深层学习,就必然会提升自身与伙伴的学习过程,从而展开主体性、能动式的学习。充满协同精神的协同学习,其基本要素是:肯定性相互依存、积极性相互交流、个人的双重责任、社会技能的促进及活动的反思。唯有不断满足这些要素的小组活动,才能称得上是协同学习。

    “汉字叔叔”并没有因此放弃。所幸的是,他得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份教职,可以边教物理边研究汉字,他为能在中国做老师而骄傲:

    (六)龙睛显灵法

    阿!我的兄弟。你没有记得我的错处,我能请你原谅么?

    04、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山高路远》汪国真)

    敢问路在何方

    诗歌中的“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等句明显地存在着词语变序的现象。

   爱不势利,亦不功利,它是强大的,所以能够帮助弱小,它是丰富的,所以能够给予贫瘠。爱同样是向下看的,它温暖的目光时刻观照着边缘的地方和卑微的人们。

    第五节:丝绸新路

    当着鲍老师女儿的面,他杀死了自己的老师。

    关于这一段文本的问题是:文中画线部分的“它们”指什么?根据“它们”这一代词形式的回指功能和语义特点,我们需要将目光投向上文语境中的无生命事物。通过搜寻,可以确定“它们”指代“他们(即庄园里的农民、孩子和农妇)所做的一切”,不过,这仍然是一种称代形式,所指对象尚未具体化。继续向上搜索,可以确定“它们”指“割草、缝鞋子、编识字课本、收割、种植……”等平凡琐碎的日常劳动。

    1、学霸也离不开爱的滋养

    靳媛媛

    我写书,泛黄的书卷,煽动着缕缕的墨香。书香溢出,满了今朝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