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诗两首教案

2019年04月16日 13:58

字号 :T|T

    从另一角度看,人们只看到教师社会地位提高了,学校收费似乎也不少,但如果深入教师们的生活深处、内心深处,看看教师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有假期,但假期常常补课;有双休日,但周六都在上课;错过了好看的电影,不知道歌星的名字,读书充电的时间很有限——在教育产业化的大潮中,学校成了“服务单位”,要让学生和家长满意,要让上级领导满意,教师们不仅要面对“一仆二主”的外在尴尬,还得面对良心审判的内在羞愧,在“让他人满意”和“让自己满意”之间很难和解,经常得忍受内心的撕裂与痛苦的煎熬。

    8 十八大完成换届提出新目标

    2009年9月的一天下午,她正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突然发现教室外面有一个拄着拐杖的小男孩,透过窗户静静望着黑板上的字。她走出去问小男孩在做什么,小男孩低头沉默了很久,最后胆怯地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我想读书。

    胥杞远介绍,在他班上,每学期会先按学生身高排座,同时采取成绩稍好与成绩稍差的学生搭配坐,起到帮助的作用。然后,在每周末,班上每组学生的座位都会进行轮换―一组换二组,二组换三组,以此类推,“这样,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坐到正中间的位子,也可以打消家长担心孩子患斜视的疑虑”。

  “异地高考”具体政策的制定,既不能交给地方,也不能交给教育部,而应该开门立法,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如果任凭职能部门闭门造车,那么对于无数流动人口子女来说,“异地高考”不是没有流为“画饼充饥”的可能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转发《关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意见》,要求因地制宜确定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的具体条件,各地方案原则上应于2012年底前出台。这意味着,历经舆论的连年呼吁,“异地高考”终于露出曙光,有望从明年起成为现实。   上述消息当然振奋人心。但面对教育部随后给“异地高考”所设置的一系列“准入条件”,则又不免让人爽然若失、索然寡味。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9月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请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介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实施两年来教育改革发展情况,并答记者问。在谈到“异地高考”时,袁部长答:“要有条件准入。首先家长要符合条件,学生还要符合条件。”——家长要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住所、稳定的收入,并且交了各种保险,学生则必须在当地就读若干年。“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住所、稳定的收入、交了各种保险”,看似容易,但对于多数外来务工者尤其是农民工来说,恰恰最不容易。估计很多流动人口看到上述诸多限制条件,会有如兜头被泼上一盆冷水:罢罢罢,我们还是回户籍地参加高考吧!   袁部长所提到的最后一个“准入条件”最为不可解:“还有一个是城市条件,这个城市发展需不需要这个行业,需不需要这个群体。”是不是说,即使家长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住所、稳定的收入,学生也从小学开始就在当地上学,但如果当地政府认为“我们根本不需要你待在这”,就可以拒绝流动人口子女“异地高考”呢?   当然,教育部之所以要为异地高考设置诸多门槛,目的只有一个:防止“高考移民”。应该说教育部有此担忧完全可以理解,异地高考确实可能为“高考移民”大开方便之门。但问题是,“高考移民”又是怎么来的呢?如果不是现行高考制度的设计不合理、不公平,又怎么会有“高考移民”这一中国独有的景观呢?而“异地高考”之所以千呼万唤不出来,其最大阻力也正来自于现行的高考制度。同任何制度改革一样,最大的阻力总是来自于“既得利益”阶层。现行高考制度同样有一个既得利益群体,像北京、上海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讨论高考公平,有一点必须厘清,北京、上海是现行高考体制的最大受益者,而一些偏远、落后的地区,虽然同样享受政策倾斜,实则只是貌似受益者。偏远落后地区确实应该享受特殊照顾,但正确的做法是通过政策倾斜给那里输送更多的人才,而不是让当地学生到发达地区上学然后留在发达地区工作就万事大吉。   专家说得不错,不能把异地高考政策的制定权交给地方,尤其是上海、北京这些地方。如若把制定政策的权力交给地方,那么为了保住既得利益,这些地方一定会千方百计,为“异地高考”设置重重障碍不可。但你若以为教育部就特别值得信任,那就错了,听话听音,“异地高考”的具体政策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教育部已经画下底线:保障当地高考录取比例不因符合条件的随迁子女参加当地高考而受到影响。所以“异地高考”具体政策的制定,既不能交给地方,也不能交给教育部,而应该开门立法,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如果任凭职能部门闭门造车,那么对于无数流动人口子女来说,“异地高考”不是没有流为“画饼充饥”的可能。

    (3)“独立目的”论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辛弃疾)

    在家庭当中,一旦权力欲抬头,家庭教育就沾染了“病毒”,父母抱着“我总是为你好”的理由,不断地向孩子输送负能量。父母浑然不知在子女的眼里,那是一个不断自我丑化的过程。

    办了多年想办没有办成的事儿

    请允许我讲最后一个故事,这是许多年前我爷爷讲给我听过的,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哄然倒塌。

    我并不喜欢舆论带着这种“倒偶像”、“弑导师”的狂欢来进行这场打假,打假的目的并不在于“打倒偶像”,而在于辨真相、明是非。简历有瑕疵的李开复并没有被“打倒”,认错的李开复,在缺乏认错品质的社会中树立了一个典范,以坦诚的态度使公共争论形成了一次良性循环,仍不愧是青年们的精神导师。

    编者的话:

    《摩托艇》

    这样的流体人格状况显然会对中国文化的继承与发展产生影响。但真正重要的是,我想,在我们当今社会中,拥有这种双重文化人格的人群难道仅仅只有大学生群体?难道不包括更早的中小学生以及更晚的在职群体?今天的社会中,有多少人是带着这种双重文化人格生活着而不自知?重要的不是只盯住大学生群体,而是通过他们进一步关注所有的人群,研究和分析他们的可能的双重文化人格状况。而这,才是当前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需要正视的重要而又迫切的问题之一。

  2013高考全国课标卷Ⅰ作文点评:把握住“勇气”这一关键词

    “我们这么多钱都出了,而全市购买桌椅也就需1000多万元,咋会是舍不得出呢?我们只是一次性解决资金还是很困难,要分步来解决。”胡和平认为,此次事件倒是把全市学生课桌事情的解决提速了。

    普通高中语文学业水平考试(以下简称考试)是面向全体普通高中学生的达标性考试。考试遵循我国普通高中教育的培养目标,考查学生的语文应用能力、审美能力和探究能力,致力于促进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致力于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考试充分体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语文学科基本特点,从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几方面进行全面考查,注重“积累?整合”“感受?鉴赏”“思考?领悟”“应用?拓展”“发现?创新”五个方面的有机联系,全面检测高中学生学习语文必修课程的达标情况。

    9月6日,编剧刘毅在其微博上发帖称,“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他列举了20多篇“被踢出去”的课文,比如《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等。其中涉及鲁迅的作品多篇,因此刘毅称之为“鲁迅大撤退”。

    22.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我国的中小学英语教学近年饱受舆论诟病,被指是“应试英语”、“全民英语”。有调查显示,我国学生花了长达12年时间学习英语,却只有5%的学生能做到用英语无障碍交流。改革英语势在必行,人们也看到不同的改革方案,有的提出取消小学英语,有的取消英语听力和口语考试,可这些改革,都只是就事论事,而没有反思造成英语教学变异的根源。

    对于增进同学间的友好关系,营造和谐氛围,72%的人表示非常有信心,他们认为互相尊重、理解和包容,遇事多为他人着想,关系就会更加融洽。

    在大环境的复杂状况无法短期内得到根本改变的情况下,教育者需要发挥积极主动性,首先在人格塑造上,而不是在学习方法上,给予学生积极的引导。教育毕竟是一个细活,教育者面临的毕竟是活生生的个体。而一所高校的影响力首先表现在它对人的塑造上,表现在它为一个人走向成功所铺设的道路上,其次才是知识传播的问题。这也需要相关政策的执行机构必须在执行政策时,对政策予以细化,而不是简单地复制规定。比如对于贫困生,是否可以改变他们单打独斗的学习生活方式,有针对性地组织他们走出去,多参与社会活动,潜移默化地重塑他们的心理感知。再比如,当学生对所学专业表现出强烈的抵触时,是否可以让政策再人性化一些,满足学生的发展兴趣和个性要求。当学生真正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关爱时,他们对社会的回报才有可能由自发转向自觉,这种回报才不会是一时的,而是一世的。而这,才是一个教育机构真正的成功所在!

    盛典现场发布了2011年度“教育关键词”,并由语文出版社社长、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对关键词进行了现场“微解读”。“寒门再难出贵子”在32个网络热词中位居榜首,反映了网友对“教育公平”问题的极大关注。“绿领巾”、“师德考核”、“虎妈狼爸”、“五道杠”等关键词也受到网友高度关注登上榜单,王旭明现场妙语连珠的“微博体”精彩点评,引来观众一阵阵掌声。

    师:说得很好。下面,我们来看它的躯干以及腿有什么特点?怎样走路和跑步呢?

    消遣无害,消费既然是“费”,则必然带来损耗。国人习惯了对一个取得某种巨大成就的人致以集体礼赞,比如高考状元,再比如奥运冠军。从奥运载誉归来的冠军们收获层层加码的各种精神和物质奖励,多到令公众反感,原因就在于过度消费损耗了他们的声誉和价值。莫言的经历则再次证明,在文学领域,这一思维与行为方式仍然通行。一些人以令主角和观众都感到别扭的方式,包装、加工、贩卖,乐此不疲。而这样的方式,与文学关系不大,根本目的在于谋利。

    目前,随着教材出版发行体制改革的深化,以往由一家出版社垄断全国中小学教材市场的局面已被打破,教材的多元化趋势,让各地同类教材之间出现了竞争。竞争的法则从来都是汰劣留良,漏洞百出的教材,显然是不可能站稳市场、赢得读者的。

    要向师生大力宣传那些静心做事的典范。学习科学家爱因斯坦废寝忘食的科研,文学家多年如一日的搞文学创作,军事家夜以继日的琢磨问题的品质。

    读懂了农村,才能读懂中国。中国教育最大的“分母”在农村,中国教育最薄弱的环节也在农村。纲要颁布之初便将促进公平的着力点放在农村教育上,无疑让中国的教育公平之路走得踏实而温暖。

    本课程的评价原则:

    今年6月,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曾津津乐道地称,10多年来,北大校友中诞生了79位亿万富豪。这些富豪中,虽然也有一些出类拔萃的人才,但他们能否称得上国际创新界的佼佼者尤其是是否具备突出的原创能力,却很应该存疑。理论上讲,一所大学培养富豪也是其成就之一,无可厚非,但作为国内顶尖大学,如果只能以培养富豪自傲,无法孕育造就大师,这显然是最大的悲哀。 梅贻琦先生曾说过:“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社会上也曾出现过“国学大师”的庞大身影,然而,经不起媒体一番质疑,顿时轰然塌下。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个物质异常丰富发达的时代,大师仍旧极度稀缺。

    爝火燃回春浩浩

    但也有老师向记者分析,造成麻城学校大量缺少桌椅的原因是“撤点并校”政策实施之后,当地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一些乡村学校和教学点面临师资和配套缺乏、校舍破旧、教学设施老化、教育资金投入相对较少等诸多问题。

    2、面对未知的事物,要驰骋想象,敢于大胆假设,这是创新的动力之源。如奥巴马的当选让马丁路德金的部分梦想变成现实。

    《望海潮》(柳永)

  近段时间,“绿领巾”、“三色作业本”等教育事件相继曝光,引起社会热议。基础教育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再次浮现:择校之风越刮越猛,应试教育越抓越实,学校大门越关越紧,学生体质越来越差……校园不再宁静,教育渐失本性!

    这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好材料、好文题。

    理论工作者往往抱持先进的教育理念,侧重关切素质教育,致力于多元取材,在高考改革设想时注重求新求变;而跟高考最直接的相关者高中学生和教师往往求稳,求少折腾,多数情况下都希望高考保持一定的稳定性和继承性,两者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距离。公众则更多关注教育和考试机会公平,形成强烈的反差。只有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同时兼顾社会公平和文化传统的高考改革,才是具有广泛民意和生命力且能够长期推行的改革。

    2006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生死疲劳》并于2008年获第2届红楼梦奖首奖。散文集《北海道随笔》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获第17届福冈亚洲文化大奖。2007年,散文全集《说吧,莫言》在海天出版社出版。

    衡水中学现有专任教师共223人,其中本科学历186人、专科学历31人、中专学历6人,学生共有4200多人。据河北师范大学学生就业处较早前曾经有过的一次调查,该校优秀毕业生没有一个到衡水中学任教(现在情况可能就不同了)。而现在珠三角地区,小学新招进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本科学历了。以上情况可以反映的一点,衡水中学所处的地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学校待遇也不一定很好(相对而言,具体不清楚),教师当中,学历较低的老师为数不少,近1/4。生源素质而言,入学450分左右,也是较低的。然而,这样一种条件下,衡水中学却取得惊人的成绩,其中,教师作为课堂教学、班级管理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之所以这样,必然也跟学校对教师队伍的管理有着直接关系。那么,衡水中学是如何建立一支能征善战的教师团队?

    这种看似无用的读书最大的好处是避免使人变成工具,而使人成为完整的人。这种具备一定人文素养的人一定是通过广泛阅读而造就的。在中国社会趋向于功利化的今天,这样的阅读尤其值得提倡。

    教育改革经历了好几个阶段,也曾做了大量的修改完善,却一直难以尽如人意。扩招热、合并热,只见“做大”,未见“做强”;升学率、优秀率,只有“应试”,难觅“素质”;功课多、收费多,只提“要求”,不闻“效果”…… 加上教师队伍待遇“两极分化”,大学课少轻松,中学压力辛苦,小学减负悠闲。绩效工资,同样的政策,在不同地方不同学校,犹如“天上的月亮有盈有亏”。

    ——萧伯纳

  《檀香刑》是莫言潜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力作。在这部神品妙构的小说中,莫言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袁世凯镇压山东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仓皇出逃为历史背景,用摇曳多姿的笔触,大悲大喜的激情,高瞻深睿的思想,活龙活现的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兵荒马乱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26年教龄,19次受到省市表彰奖励,樊芳朝,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用超越常人的毅力与病魔搏斗着。靠一根竹棍的支撑,他坚强地“站”立在三尺讲台上,26年如一日地燃烧自己的生命,用半弯的病躯承载着山里娃的明天与希望。他被称为“陇原最美教师”、“教坛保尔”。

    全国的“开学第一课”9月1日上午9:00至10:30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CCTV—1)首播,下午17:30至19:00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CCTV—1)重播。

  昨日中午放学后,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门外,一些孩子胸前的绿领巾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 记者 张杰 摄

    二、立法喜结硕果 法律体系形成

    杨东平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2013湖南高考作文:你愿意吗

    选做题有较大突破